眼镜片与华尔兹

我一个人啊,继续在心里流浪。

我花了八个月建了一堵墙,然后绕着道走
我知道我并没有痊愈
但在慢慢苏醒
你带走了那部分心脏
都留给你
我带着残缺的部分继续往下走
mari说
经历过残忍的失去
就不再害怕失去了
大概她是对的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