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镜片与华尔兹

我一个人啊,继续在心里流浪。

斯文番外

节日快乐🍾️🎉🎊🎈

继晷:

真的想让小阿诚过一个儿童节,一手牵着气球,一手牵着大哥,以为蛋糕草莓上的糖粉是雪花,小心翼翼舔一下结果被甜蜜咬了一下舌头,然后明楼把白色的奶油抹在他的脸上。


但是那个时代的时间线上不允许,那就让大朋友带小朋友出去过个儿童节吧。)


 斯文正文


 番外


 


明楼的电话打过来时,明诚正在和一只猫对视。

天气闷热,他跑完步冲了个澡,嫌宿舍里闷,就躲在外面的露台上抽烟。露台对着另一栋宿舍楼,赶着放晚课的时间,中间路上的学生不少。明诚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里,一点火光在呼吸间忽明忽暗的。底下来来往往的人没留意到黑暗中这一点光亮,明诚抖一抖烟灰才发现楼下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只猫,在昏暗的路灯底下仰头望着他。

新奇,来来往往那么多人,只有这只猫发现了他。明诚忍不住笑,掏出手机拉近焦距,但是夜视下的镜头模糊得不行,只能在满是噪点的照片里找到一个浅色的轮廓。

明诚下意识地想要点开微信,但看着那个浅灰色的置顶又悬住了大拇指。他无趣地锁了屏塞进口袋,继续趴在栏杆上和猫对视。应该是宿舍楼底下那只橘猫。明诚胡思乱想着。

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两下,明诚慢悠悠拿出来,却差点叫烟灰烫了手。他看着来电深吸一口气,“喂,大哥。”

“在干什么呢?”明楼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,明诚忍不住把手机从耳朵边上挪开了些。

“学……学习呢。”明诚赶紧掐熄了烟。

“臭小子,糊弄谁呢?”笑意点燃了明诚的耳朵,火烧一样的。他挠挠头,支吾了一声。

“这个星期怎么不回家啊?”明楼那边有鸣笛声,应该是在车上,明诚也没在意,只当他是下班路上打来的电话。

“小东西下个星期不是要高考了吗,我到时候再回去看看他,现在回去反而耽误他。”

“你倒是想的周到,大姐刚还在跟我念你呢。”

明诚踢踢地板,忍不住想到这通电话也是明楼听了大姐的话才想来打给自己的,他撇嘴想挂了电话把微信那个孤零零的置顶给取消了。

可他又气自己,也只能想想了。

“给你五分钟,我在你学校门口等你。”明楼的语气不像是玩笑。

“什么?”这么说着,明诚已经冲回宿舍换鞋了。

“我什么时候唬过你。别着急,我等你。”


 


匆忙和舍友打了招呼,明诚在宿舍一楼的镜子前照了照,就小跑着去了。

明诚扯扯自己身上宽松的T恤,在学校大门前慢下脚步,果然在街对面看见了明楼。

许久不见的人正靠在车门上,手里屏幕亮着,明楼刚把手机按灭,明诚手里的手机就跟着震了两下。

[有点下雨,记得带伞。]

明诚呼了一口气,摸摸自己还没干的头发,雨已经蒙蒙的飘着了,今天这头发算是白洗了,明诚鼓鼓脸往明楼那边去了。明楼看着他走过马路朝自己走来。

“看来我的信息是发晚了。”明楼向他伸出手,揽着他的肩。

“下雨了怎么还在外面站着。”明诚搭上明楼的手肘。

“等你嘛。”明楼为他打开副驾的门,向明诚露出一个眯眼的笑容。

车等在红灯前,雨刷器缓慢地摇着,明楼侧头打量明诚,明诚叫他看得发怵,他扒拉下来车顶上的镜子,把把头发。“怎么了?”明诚问他。

“感觉有两三个月没见你了。”明楼跟着车流往前开。

明诚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日期,点点头。大学虽然离家不远,但是明诚还是住校,没事儿的时候就回趟家。大二的课稍微多了点,回家的功夫就少了点,明楼已经开始上班,一家人难凑个整。上一个月有个大展要在长沙举行,明楼就跟着师傅出了趟远门。


 


车里又陷入沉默。车拐进商区,驶入地下车库。

“你要带我去哪儿啊?”

“带你出去吃个饭。”

明诚后知后觉,没有反应过来。“这个点还去吃饭,我吃过了再陪你吃个夜宵?不怕胖?”

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我刚下飞机就来找你,你连句大哥都不叫,连吃饭都不肯赏脸陪着。”明楼抱怨,手轻轻拍了下明诚的后脑勺,又帮他松了安全带。

明诚鼓嘴,揪着安全带不情不愿地哼哼了句,“嗯,大哥最好了。”

明楼不计较,推开车门下车,“再说了今天过节,我也要带我们家的小朋友出来玩啊。”明楼又露出那样一个笑容就往电梯间走了。明诚忍住微笑的冲动,又打开手机看一眼日期,笑容的滋味一时有些难以捉摸。

Friday,June 1st

两个人站在电梯里,有一家三口也往里走,小男孩蹦跳,不小心撞上了明诚,明诚低头摸摸小男孩柔软的头毛。明楼靠在电梯壁上弯了眼睛,笑眯眯看着眼前两个大眼睛小朋友。

等到了楼层,小男孩还和明诚明楼说了再见,看得明诚心都软和了。时间稍微过了高峰,但商城里的人还是多,明诚担心明楼饿过了头伤胃,两个人就随便找了一间意餐店,周围都是合家欢,虽然吵闹但是看着还是温馨。


明诚翻着菜单想要点酒,被明楼戳着额头制止,“小孩子喝什么酒?”明诚不乐意,钳住明楼的手腕,“我不是小孩子。”眉头皱的紧,明诚是真的有些气结。


 


“酒要少喝,但是冰淇淋可以有。”明楼挣开明诚手去揉他的眉头。


 




明诚想起明楼刚才那个温柔的笑,忍不住问他,“大哥,你很喜欢小朋友吗?”

明楼用餐巾擦擦嘴,“我?看性格吧。”他抿一口热水,“像你小时候这样的就很好。”

餐员又来送餐,遮住了明诚的猛地蒸腾热意,等明楼的目光再次落在他身上时,明诚面上的红晕已经退到耳后了。明诚拿着叉子抵在盘子上出神,明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是个男孩牵着一只绿色的气球。

墨绿色的,小星星的形状。店里赶着儿童节,为前来用餐的小朋友送的礼物。

气球飘忽着,明诚的眼神也跟着飘。他自己都没在意,只是想找些事情来分散自己的注意,免得再被明楼一两句话弄得措手不及的。

他站在门口等明楼付完账出来。

“阿诚。”明诚一回头就撞上了个轻飘飘的东西,他打眼一瞧,是个星星气球,墨绿色的,和那个小男孩的一模一样。明楼把气球的线往手里一塞说了句:“节日快乐,明诚小朋友。”

说完竟笑出了声,往前走了。剩明诚一个人牵着气球,来往的人都看他,他恨不得让气球带着自己飘起来消失在人群里。明楼回头见明诚还愣在原地就走回来扯扯气球的绳子,“明诚小朋友不要光顾着玩气球,还想去哪我陪你去。”

明诚小声嘟囔着:“我可去你的吧。”

一手扯着气球,一手扯着还在笑的明楼往车库走。


明楼今天的心情好像格外松快,明诚问他:“去长沙玩的开心吗?”

“哪里是去玩的,我是出差好吗?”

“你今天心情很好啊。”

“对啊,过节嘛。”



“哦,你上次说的那些书我一直放在车上,等会儿你别忘了拿。”明楼指指后座。绿色的气球贴在车顶上,明诚回头看的时候又忍不住扶额。

明楼把车停在学校门口的车位上,从后座上拿了装书的袋子,还有气球出来。明诚刚想接过书就转身开溜,没想到明楼摇头说:“我送你回宿舍。”

他走在明诚身边,身上穿的是笔挺的衬衫西裤,头发没了发胶的固定,刘海搭在前额,看着就像个刚刚工作的学生,他笑眯眯地同明诚讲话,手里还牵着一只气球,引人注目。明诚向门卫出示了门卡,明楼却被拦下来了。

“这位先生,你不是学生吧?”明诚听了在一旁偷笑。

“我是他哥哥,来送送他。”明楼拦住偷笑人的肩膀。

门卫见他打扮周正也就放他进去,又提醒他快点出来。等兄弟两个走远了才嘀咕一句:“都这么大了还要哥哥送。”



他们挑了条少人的路。校园里的灯还是昏暗。雨气已经停了,地上湿漉漉一层。明诚抱着书走在前面,明楼在后面牵着气球跟着。


“前面的小朋友走慢点。”

一句话让明诚红了耳朵。

他在宿舍门口前停下来。

“只能送你到这儿了。”明楼摸摸明诚额前的刘海,他退后一步朝明诚张开手。

“来个告别的拥抱吧。”

明诚愣了一下环顾四周只有些腻腻歪歪旁若无人的情侣,也就叹口气靠上去抱住了明楼。薄薄一层的衬衫将明楼身上的气息渡过来。明楼紧了紧手臂箍住明诚的腰,轻轻吸了口气后开口,“以后少抽点烟知道吗。”

明诚知道是他闻到了烟味就心虚地点点头。明楼拍拍他的背,明诚过了几秒才松开手。

“到家了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“好。下周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
“跟大姐带好,让小东西放松别紧张。”


“好。”

“那,大哥晚安。”


等明诚回了宿舍又忍不住跑到露台上去望一眼,果然看见明楼还站在路灯下。他朝明楼招招手,明楼就在底下扯了扯气球。

星星在灯下闪着光。

金色的。

也是巧合,和刚才那只橘猫停着的位置一样。





明诚躺在床上,两三分钟看一眼手机。

在快到十二点前,微信置顶的那个聊天框才冒出消息。

[我到家了。]

明诚删删改改半天才回了句。

[气球收好了吗?ˊ_>ˋ]

[你的礼物,我当然要收好了。)]

明诚被这个简易的笑脸逗乐了,他点开加号找到相册里拍的那只模糊的猫,给明楼发了过去。

[有点像你。]

[臭小子。]

两个人又闲扯了一会儿,明楼才叫他去睡觉。明诚悻悻,只能回了句大哥晚安。

又过了一会儿,手机震了震,明诚看了眼,眼睛眨巴两下,把脸埋进了被子里。

[节日快乐,小朋友。]

他把冒着热气的脸从被子里抬出来,手指点了点键盘。

明楼擦着头发拿起手机,等视线从屏幕移到镜子上时才发现自己的脸上的笑意。

[节日快乐,大朋友。]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
热度(102)